从一个人和一部电影,谈安宁缓和医疗


    2020-06-17


    说到安宁缓和医疗的定义,其实书本上都有。今天聊聊关于自己是如何接触到安宁缓和概念的故事。

    一个人

    我们从一个人谈起,这个人是德雷莎修女。

    德雷莎修女被教廷封圣,据说她曾经让二个罹患癌症的病人不药而癒,实在非常神奇。但是除了神蹟之外,我更着迷的是修女生前所做的,真实的努力,那个地方叫做「垂死之家」。

    我记得第一次看到「垂死之家」的故事,是国中的时候阅读李家同先生的《让高墙倒下吧》一书,它是这幺写的:

    德雷莎修女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想法:没有人应该孤独的死去,如果有人可以跟濒死之人说说话,也许就可以使得病人比较平安。

    她因此创立了「垂死之家」,收容那些病危且无家可归的流浪者,给他们最基本的饮水、食物、衣服、床铺、乾净的环境、关心的照顾者。

    李家同先生描述在「垂死之家」当义工的生活,其实做的事情都很简单:餵饭、送水、洗衣服、扫地、煮饭、倒垃圾、帮他们洗澡、身体按摩、握住病人的手听他们说话,甚至在病人死去的时候,帮忙搬抬遗体。

    就是这幺简单的事情,我常常想,过去在医院面对这幺多垂死的病人,有没有做到这些事情?有时候也许甚至除了药物之外,除了化痰机、製氧机,除了许许多多塑胶的管子,也许在病人最脆弱的时候,他们最渴望有人握住他们的手。

    「在垂死之家,病人有人照顾,既使最后去世,在去世以前,至少感到了人间的温暖,因为修士修女们都非常地和善,他们尽量地握病人的手,如果病人情形严重,一定有人握住他的手,以便让他感到人类对他的关怀爱他。」

    过去一百年间,医疗快速的进展,本来无所知的疾病,现在知道了;本来无法处理的问题,现在变成小菜一碟。医疗的专科愈分愈细,医师可以治疗的疾病愈来愈多。简单说来,对于「远离死亡」这件事,我们愈来愈厉害,甚至厉害到,几乎是大部分的医护人员,甚至是很多一般民众,都把「死亡」,视为「失败」。

    因为把死亡视为失败,所以当要面对死亡的时候,我们选择逃避。

    一部电影

    探讨医学与死亡的电影多不胜数,我最喜爱的其中之一,是由罗宾威廉斯(Robin Williams)主演的《心灵点滴》(Patch Adams)。

    这部电影于1998年出品,刚上高中时看到这部电影,给我带来很大的影响。小时候对于医护的认知,不外乎就是史怀哲、南丁格尔,拥有远大理想,做大事拯救许多人。看到这部片之后,让我了解到,医师这个角色可以有更多元的想像。

    电影的结尾最令我难忘,主角因为还只是因为医学生就在外开设诊所帮助病患,而被医学院教授们公审。教授问他:「你不怕病人死亡吗?」他是这幺说的:

    是呀,生老病死,本来就是生命的过程。柯文哲医师在2013年TEDxTaipei的演讲中提到:「医师就像是个园丁,照顾着生命花园」,但植物也有荣枯,医师的角色就是想尽办法让花朵的凋零尽可能地体面一点,有尊严一点」,这不就是医师被赋予的使命之一吗?

    安宁缓和医疗

    世界卫生组织(WHO)对于安宁缓和医疗的定义中,是这幺写的:

    「安宁缓和医疗,是一种在当病人及其家属面临可能威胁生命的疾病时,所採取的一种可以增进生活品质的照护。藉由早期辨识和治疗疼痛以及其他不适症状,包含生理的、心理的及社会层次的,进而减少受苦。」

    这里面有几个重点:

    一,安宁缓和医疗的照顾不限于病人,还有包含病人的家属,因为当一个人受苦,它的影响一定会扩及家人。常常在医院中我们看到许多生命的故事,并人已经意识不清了或是往生了,但家人们却因为许多原因而持续受苦。

    二,安宁缓和医疗的最重要的目标,就是促进生活品质以及维持生命的尊严,并非延长生命的时间,更不是刻意缩短死亡的进程。除了促进病人的生活品质之外,也要尽可能支持家人度过面对亲人离开时的难关。

    三,安宁缓和医疗处理的不适并非只有生理上的(如疼痛),还包含心理的(如情绪忧郁)、社会的(如经济议题或人际关係)、甚至是灵性的(如生命的意义感与价值感的失去)。我们治疗的不只是疾病,更是疾病身后的那个「人」。当疾病已经无法治癒,但是情绪依然可以被同理,孤寂仍然可以被陪伴。

    看看以上的定义,不是和德雷莎修女所做的事情和《心灵点滴》中主角最后所接露的意旨很接近吗?而因为安宁缓和医疗的研究及发展,我们现在可以做的更多,做得更好。

    《心灵点滴》里我最喜欢的一段话,从罗宾威廉斯的口中说出来:

    身为医师,时时刻刻都要记得,我们治疗的是病人。安宁缓和医疗,陪伴病人和家属走过生命最后一哩路。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手机sunbet代理|提供生活便利|提供最权威的购物指南|网站地图 申博正网充值 申慱管理网入口